設為首頁加入我的最愛

你清楚UBER跟TAXI的競爭現況嗎? 看完曾在兩邊都當過司機的專業開箱文你就懂了!

2017-1-10 14:56 發表
2017-01-10_144823.jpg

這篇文真的是很中肯.......
作者曾經擔任過小黃司機與Uber司機,
兩者比較開箱之下,
大家便能更清楚知道兩者的優劣勝負。

就乘客來說,基本上Uber能給的體驗是小黃很難找到的,
在價格調降後,真的是很棒的選擇,
但司機並未從中獲得好處,反而處境更艱難,也連帶影響到乘客的乘坐的機會,
更別說政府的壓力......

而小黃在Uber降價自爆以及政府的取締下,
似乎受到的影響不大,但過去那種小黃獨佔乘車市場的榮景也已經過去...
作為乘客,作為司機,作為政府公權力,
究竟怎樣才是比較好的,或許很難有定論,
但我們應該期許,競爭下雙方共同變好的正面力量,
而不是互相分食排擠的負面力量。


----------------------------------
(作者同意轉載)
原文連結:UBER vs TAXI 開箱文(p.s. 專業文長)


怎麼傻到花時間寫這篇?

見識過 Uber 臉書社團與小黃社團之間對立的情況,所以分享這篇「開箱文」,肯定會引來不少正反兩面的意見...

我曾試著在臉書社團發問,得到的反應相當極端,就如同政治的藍綠,在各自的陣營似乎很難得到客觀的解答,只看到對方的不是,卻不太會檢討自己,以求能讓整個環境更好... 最後我只得自行下海找答案!

我想這篇文章,與多數意見最大的差異,應該就是我親自試開了100趟以上的 Uber、也當過一年的小黃司機,會想把心得寫下來,為的也只是延續「菜鳥運將的筆記本」成立的初衷,如此而已...

貼在自己的地方,若能有幸對整個環境,或對兩個圈子不清楚的朋友有幫助,那麼歡迎運將們轉貼出去... 倘若轉到其他地方引發爭論,我無法也無力參與;若是在我這兒討論,就請相互尊重,企盼能理性一點囉~ (跪求)



從乘客的角度試乘 Uber

我老爸退休後閒不下來,也為了貼補家用,所以成為小黃司機。而我從事設計行銷相關工作逾20年,曾受聘新創、APP產業,恰巧又與運輸類別相關,也在手邊計畫尚未發酵之餘,加入運將行列多一份收入,並希望能更深入觀察這個產業。

因此我也考取了職業駕照、計程車執業登記證,偶爾幫老爸代班,斷斷續續加起來也超過一年實際載客的時間...

幾個月前,多次與租賃公司洽詢,書信往來至少10多封吧?! 他們表示「你若有職業駕照,開 Uber 就沒有違規方面的問題!」(真是如此? 後面會補充說明!)

自此萌生讓父親轉開 Uber 的念頭,在此之前我也當了乘客試乘 Uber,確實在車況、服務方面,「比例上」比小黃都好很多...

會特別用「比例上」就是不希望以偏概全,無論是小黃還是 Uber,在無人車還沒上路前,都還是「人」駕駛的,因此每個人的生活環境不同,與乘客的應對、車內的維護也會不同。我遇過很優質的小黃 (我爸就是各方面都很嚴謹的司機),也坐過車子很新,司機應對卻很差的 Uber 司機。但確實必須說,「比例上」Uber 是優於小黃,再把較低的車資考慮進去,坐過 Uber 的乘客真的很難再回頭坐小黃!

幾次試乘,同時也與 Uber 司機攀談,想了解他們加入的原因? 多數司機都覺得「還不錯」,甚至有一位退休後全職投入 Uber 的司機興奮的說「認真開,9萬一個月都有機會!」(註:Uber 於 2016年5月中再次調降車資,而這是車資調降之前的問答。)

按照租賃公司的說法,平均一週會有2萬收入(已扣抽成、未扣油耗車耗),等於每天要有2800元營收,一天開10小時,每小時必須達到280元的進帳。以開過小黃的經驗,在改成新的計程表後,每小時平均有230元的水準,這表示 Uber 比小黃收入要好???

「Uber 車資較小黃低」、「Uber 每趟抽成25%」,如果 Uber 收入要優於小黃,唯二的可能就是能提供司機「暴量的單?」或是「經常性的在乘車費用上加成?」
我遇到的司機是不是「臭彈」? 租賃公司是不是只是想賺我的租賃費? 老爸能不能改行開 Uber? 我想只有親自去開開看才知道了...


要如何成為一位運將?

有些人有經濟壓力,有些人就單純喜歡開車,甚至有些是喜歡交朋友而入了這行,故事相信都非常精彩,但重點是該如何成為一位「合格」的運將呢?

小黃運將必須有「職業駕照」和「計程車執業登記證」,職業駕照基本上與一般小客車駕照取得差不多,有筆試與路考,已經持有小客車駕照,只要到駕訓班買個課堂鐘點,教練提醒一下路考的要點,同時背一下監理站的題庫,應該可以輕鬆過關。

比較困難的是取得執業登記證,一個月才舉辦一次的筆試,題庫除了交通法規、機械常識,還有道路環境,以我在台北考證為例,考試地點在考試院,道路環境題庫遍及基隆、桃園、宜蘭... 舉個例子「基隆仁祥診所位於哪一條路上?」這樣的題目對於非基隆當地居民來說,真的只能硬背,而這樣的題目還真不少...

若我沒記錯,錄取率大概是40%,考完試回程路上隨處可聽見考生哀嚎「我已經考4次還沒考上啊~」而這些「考生」年齡層之廣,到了現場你才能有所體認。
據我父親現身說法,以及網路上看到的分享,現在的考題比以往困難很多,相信這也是政府刻意拉高門檻,避免小黃氾濫再氾濫的措施吧?! 也由此可見,小黃生態歷經數十年,前輩還在開,新手後浪推前浪,廣度、深度當然不是 Uber 所能及,因此小黃整體素質落差較大,也是能夠理解的...

Uber 的入門規則,除了基本的駕照 (一般駕照即可),還必須有「良民證」、「無肇事證明」,到市政府警察局、監理站就能申辦。這兩份文件是 Uber 替乘客在「道義上」確保司機的「人品」及「駕駛技術水準」的作法,但壞人要做壞事,這些東西都不能保證什麼! 小黃、Uber 「刑事案件」發生的機率何者為高? 也不會有絕對的答案!

除了駕駛的部份,Uber 也在車輛方面多所著墨,車子款式、長度、年限都有限制,官網上可以查到現階段能夠加入的車輛款式清單。原本我以為駕駛必須把車開去給 Uber 工作人員檢查車況,但原來我想多了! Uber 「比例上」車況優於小黃,靠的只是乘客給予「評價」來約束司機維護車輛的整潔、服務的態度...


Uber 降價前的榮景

因為是「測試」,所以透過 Uber 網站找到他們配合的租賃公司,以一個月18200元租了 TOYOTA ARTIS,我知道很貴,我老爸也唸個沒完,但是既然要測試,這是最容易的作法... 租賃公司的說法,具有職業駕照、租賃牌,配合「派車單」,就符合法規了... (真是如此? 一樣在文末補充說明!)

接著到 Uber「台北公司」註冊,那兒是我常去的大樓,裡頭常有新創產業的講座、聚會。既然自己是從事設計相關工作,當然明白所謂「極簡風」的裝潢是如何,也清楚新創公司常用的裝潢風格,但對於 Uber 台北公司,實在很難使用「極簡風」這用詞,也恍然大悟為何網路上常流傳那兒看來像是隨時可以撤收走人的公司。

年輕化,是新創公司常見的狀況,許多 Uber 駕駛對於 Uber 這群年輕夥伴的服務頗有微詞,只是我認為年齡不完全能與良好的應對成正比,但社會的歷練、人際關係的累積,確實是必須靠時間累積的... 描述一下我與客服人員申辦加入 Uber 的過程...

前往 Uber 台北公司前,我預先上網註冊了相關資料,但櫃台客服人員在查詢資料時可能遇到狀況,而我身旁前仆後繼要加入的新手駕駛,此時一個個超車辦理,我被晾在一旁好久,好不容易有人從「辦公室」出來支援 (其實只有一個展示立架隔成兩區),禮貌方面比櫃台客服好些,但真的生澀,應對方面與你我常見的狀態確實有落差。前後大概花了半個小時以上,最後還是完成了...

就這樣,2016年5月6日我開始上路開 Uber 了! 第一天,立馬感受到 Uber 的威力,只要「不離線」,差不多幾分鐘內就有呼叫,而且透過系統配對,乘客上車地點通常不會離我太遠,隔幾條街就能載到乘客。上車後,滑動螢幕「開始行程」就能看到乘客預先輸入的地址,配合自己習慣用的 GPS 導航系統,大多能輕鬆的完成任務。

因為得兼顧手邊其他工作,並不是每天都上路,但為了有更真實的測試數據,加總起來也有將近一週,單日有8~10小時以上的營業數據,扣掉嚇死人的25%抽成,平均每小時也有260元~280元的水準,而且不用不用像小黃在街上繞來找乘客,Uber 只要不離線,差不多是連廁所都沒得上!

這成績確實令人開心,也趕緊跟老爸回報,似乎真的可以把小黃處理掉,換一台好一點的自用車,靠行掛租賃牌,轉 Uber 開了... 好景不常! 偏偏這時候 Uber 搞了一個降價策略,對司機的說法是「降價可以吸引更多乘客,也會為司機帶來更多收入!」



Uber 降價後的現實

是不是真是如此?! 開開看就知道... 屋漏偏逢連夜雨,降價後還遇到政府大力掃蕩 Uber ! 這時候其他 Uber 司機不敢上路就少了競爭、乘客感受到降價會提高搭乘意願,按邏輯來想接單量應該要增加才對? 怪的是,降價前最長不曾等超過5分鐘沒被乘客呼叫,降價後竟遇到兩三次超過30分鐘也沒呼叫?! 不過整體來看,還是5~10分鐘一定會有單...

檢視 Uber 的說法... 未降價前,一小時內載2趟,可以達到實拿260~280元的水準;降價後的前幾天,每小時平均剩200元左右... 是的,Uber 為此提供了「保障方案」,只要每個小時都能超過1.3趟載客,一定保證有「280元~330元」,如果沒有達到這個金額,Uber 會補足這個金額。請注意,這是「還沒扣25%」的保證進帳,以280元來計算,扣掉25%抽成後剩下的210元才是司機實際所得,那就是比計程車的收入還低啦?! (註:計程車車隊司機分享,不算油耗、車耗,單就車隊的抽成、月費,佔月營收成本的 6%,就能理解 Uber 抽 25% 的天差地別。)

還有一個明顯的不同,因為司機少了,降價後的乘客上車地點變得好遠,以往乘客端會顯示司機1~3分鐘左右抵達,而現在顯示的卻常有8~10分鐘,且那是不計算紅綠燈、塞車的距離,經常是開了10多分鐘,到超遠的距離載客,這段路程的時間、油車耗損,都算進去,得到的數據肯定更慘,也可能因此造成每小時不到1.3趟載客的情況,自然也沒有任何補助可以拿,難怪司機會怨歎開 Uber 還不如去超商打工!

我儘量加速每趟車程、減少休息時間,果然有好一點,就剛好高過補助門檻,所以系統給我的收入清單中都是這麼寫的「此時段高於保證金額」,因此沒有補助。這表示,降價後,司機要花更多的精力、更多的油耗、車耗去跑,收入和保證補助後差不多,而且低於小黃的收入。這是不是和「共產」的概念差不多? 多開多累,不如躲到冷門的地點,熬過一小時就有補助可拿? 錯! 別忘了,如果一小時沒有載客1.3趟也不給補助!

我問了乘客,幾乎全數的意見都是這樣「就算 Uber 車資和小黃相同,車況、素質較佳,我仍會坐 Uber,降不降價對我沒差!」降價後,Uber 司機氣得跳腳,也試著透過罷駛抗議,當然 Uber 也賺到了免費的新聞曝光「哇! 原來 Uber 便宜到司機抗議啦?」就算因此吸引到原本沒搭過 Uber 的乘客、就算藉此搶食更多原本只搭小黃的乘客,但1個小時、60分鐘、3600秒,這是不會改變的!

簡而言之,原本頗為頻繁的叫車頻率,幾乎塞不下更多的載客趟次,反而在降價後,司機更用力跑、花更多的油錢、讓車子耗損更多,還不一定能維持原本的收入! 唯一改變的是上線的車子都載著乘客,所以這項措施得利的是誰?!

或許你會這樣問「要不要跟 Uber 溝通看看?」有的,Uber 不但願意跟司機溝通,還辦了每場限定50人參加的說明會,不只一場喔! 臉書社團的司機們也很努力的透過唯一的管道「E-mail」來溝通,而換到的只是一堆一成不變的「罐頭」回覆「很抱歉讓您有這樣的感受,您的反應我們都聽到了...」

交通部多年不調漲小黃的車資,小黃運將們都可以上街抗議了,更遑論恣意的調降! 相反的,Uber 從一開始的 20% 抽成,到今年的 25% 抽成,再到車資調降,看來只是想殺到見骨,讓乘客棄小黃改乘 Uber,也一邊防止中國或其他國家同類型的APP搶食市場,或許這才是車資調降的目的,Uber 公司又何須顧忌違法的司機... 司機能如何? 上街遊行?



矛盾的 Uber 評價

記得還未成為 Uber 司機前,試著當乘客搭 Uber,下車時,這位年紀稍長的司機尷尬的懇求「你一定要給我5星評價喔!」當時不明白為何他要這麼說,直到自己也當了 Uber 司機,才徹底了解這代表的意義...

完成載客後,司機與乘客都可以互給評價,Uber 的評價模式是 1~5顆星,假設司機完成4趟載客,2位乘客給予5顆星、2位給4顆星,那麼司機的平均分數就是 (4星+4星+5星+5星) / 4趟 = 評價4.5星

我載完前20趟,每一趟都和乘客互動良好,前面說到我是開租賃車,加上我有小潔癖,不菸不酒不檳榔,所以車況、清潔也不在話下... 司機一開始上路,還沒有載運任何乘客,評價會是5顆星,而我這20趟完成後竟然評價滑落到4.62星!

每位 Uber 司機都清楚,如果評價低於4.6星,將會被召回檢討,素行不良可能就不能再擔任司機了! 而這「4.6星」的標準,我問了好多位幾乎天天坐 Uber 的乘客,竟然10個有9個不知道,他們的邏輯是這樣的「我覺得感覺很不錯,就給4星,真的坐到很新、很高檔的車才給滿分5星... 沒想到原來給司機4星就等於讓司機扣分,會害得司機沒法再開 Uber 啊?!」

我非常認同 Uber 用評分制度來維持司機的素質,有高的門檻才會有更好的服務品質,但評分標準必須要讓乘客清楚,不然原本乘客覺得「很不錯」所以給「4分」,美意卻變調,反而讓司機扣分了? 是的,我也 mail 向 Uber 反應過囉~ 同樣的,又是「罐頭」回覆「請放心,您多載一些客人,分數就會累積上來了!」

就在對評價困惑的那幾天,正好載到一位從美國回來的乘客,他說「Uber 的評價邏輯,美國司機早就抗議過了,它才不理這些司機呢!」、「Uber 從舊金山發源,美國都還沒讓它完全合法,台灣怎麼會同意它合法上路?」、「Uber 的市值已經有1兆台幣了,但它根本沒有上市上櫃,持續曝光,吸引更多輪的投資才是目的!」 (註:本文於2016年6月撰寫,環境、政策持續改變,已經有些國家讓 Uber 合法,但台灣 Uber 只給司機片段的訊息,讓司機片面的認為台灣政府食古不化,卻沒有將他國「合法」的條件說清楚,透過《要不要碰「污步」? Uber 與國家治理的可能》會有更深入的了解...)



比較運將的態度

以經營的時間、數量來討論小黃和 Uber,小黃是幾十年的產業、改了又改的法令,自然讓滿街跑的小黃,無論在車輛或司機的素質有比較大的落差,也讓乘客很習慣的一竿子打翻一船小黃司機... 好多的 Uber 乘客只要討論到小黃,常會不客氣的開口說「我以前都搭小黃啊! 但是車資貴、車子舊、態度差,現在有 Uber 為什麼不坐? 小黃自己要好好檢討啊!」 當下我還是陪著笑臉,但堅定的讓乘客知道,其實我同時也是小黃司機,我老爸也是,我們不會這樣的,而且還是有很多很好的小黃司機喔~

雖然說起來臉不紅氣不喘,但心裡卻十分清楚,小黃司機如果不透過車隊派單,就必須在路上搶客,遇到個性較急、態度較差的司機,機會確實是大的... 而 Uber 司機有著評分的「緊箍咒」,就算乘客態度再傲慢,也只能為了保住司機的身份,完成一趟又一趟的任務。



比較乘客的素質

Uber 司機有評分緊箍咒,乘客也會被司機評分,是否相對的也會有比較好的素質? 答案是否定的,至少就我所知,乘客並沒有禁止叫車的評價門檻,即使司機在收到呼叫後,也可以得知乘客的評價分數,當然也可以取消該次叫車,但 Uber 還是對司機取消呼叫有相關的限制,最直接的就是上述的車資補助若未達 80% 執行率就不予補助,司機只能硬著頭皮去載評分很低的客人,相形之下評價對乘客而言並沒有太大的影響。

無論搭小黃、搭 Uber,乘客和司機彼此間並沒有必須聊天的義務,但基本的禮節是必須的,上車的問候、目的地的確認、冷氣的強弱、音樂的大小、下車開門的安全叮嚀... 這些都是司機必須適時的向乘客詢問、確認,而乘客也必須給予司機必要的回應,而兩者間如果還能帶著微笑提問、回答,順帶向對方說聲謝謝,那又更完美了...

同樣要再次重申,是「比例上」的差異... 以我個人的經驗,10位小黃的乘客,起碼有6~7位會在行程中和我有很良好的互動,時事、交通、天氣... 確實是能夠自在的談天說地;10位 Uber 乘客則可能不到2~3位能有這樣的互動,或許 Uber 本來就是個手機軟體,因此大多數的 Uber 乘客上車都是忙著滑手機,我有碰過不少帶著耳機,要去哪兒要司機自己看軟體上的訊息,經常是冷冰冰的車內氣氛。(不是冷氣太冷那種 ^^!)

另一個很傷腦筋的情況,Uber 乘客讓司機等,幾乎是常態! 計程車車隊也有手機叫車的服務,類似情況也許也會發生,但由於我和老爸的小黃並沒有加入車隊,多半是路上攔車的乘客,自然沒有這樣的問題。我曾經使用過「Easy Taxi」、「呼叫小黃」這類近似 Uber 的計程車叫車軟體,也鮮少遇到到了指定上車地點,還要空等一會的情況... (註:Easy Taxi 來自巴西,在全球33個國家推行,在台灣確實幫未加入車隊的小黃運將帶來很大的便利,但當時 Uber 已經沸沸揚揚,Easy Taxi 無法按交通部要求成立計程車合作社,因而退出台灣市場。呼叫小黃,則是近期頗受運將們推崇的計程車叫車軟體。)

印象最深刻的一個案例,有位女性乘客設定上車地點是狹小單行巷弄,我到了之後用 Uber 強迫使用的「貴鬆鬆」保密電話聯絡乘客,她接起電話,懶洋洋的說「喔! 到了啊~ 等我一下...」我等了好一會仍不見人,後面車子持續進來,我也只能開出去再繞進來,而且速度飛快,深怕我繞出去,她下樓不見車子就給我劣評... 就這樣一直在巷弄中兜圈子,將近10分鐘後乘客上車,我還是習慣微笑詢問有沒有習慣走的路線? 卻換來一句「我趕時間,快一點就好!」(OS我就不多說,應該跟讀者的OS差不多吧?!)

另一個案例,發生在 Uber 調降車資後,因為車資調降,線上司機少,在重慶南路收到呼叫,軟體顯示上車地點只有1分鐘的車程距離,我便趕緊前往,就在快抵達前的紅綠燈口,叫車被取消了! 可能是乘客挑車,嫌 ARTIS 不夠優吧? 過了30秒,又被呼叫,還是同一個女性乘客,像是被迫一樣,沒得選車也許不太開心,上車後帶上耳機,問她有沒有習慣走的路線? 這位姑娘不說話、不回應,我一路從重慶南路開到樹林,花了42分鐘,車程18公里,竟然才259元,還得被當出氣筒,感受實在很差。

無三不成禮,把我記憶中的前三名都分享出來... 又是一位年輕女生,在上車地點在台安醫院附近,等了近10分鐘她才現身,軟體顯示目的地「統領大樓」... 東區的統領早已結束營業,我知道那棟樓,但是乘客要在忠孝東路下車? 還是大樓左右兩側的巷子下車? 還是正後方的巷子下車? 正想確認,她上了車就拿起手機猛講,開講前不忘提醒我「右轉進巷子,不要走大馬路,車子多!」進了巷弄只能放慢速度等她下一步指示,而她則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指揮著我... 就這樣到了市民大道,過了一條巷口50公尺,她突然大喊「不是要你右轉嗎?」見鬼了,妳剛剛一直在聊天,沒要我轉啊? (這是沒說出口的OS) 還沒等我問,她接著說「你能倒車再轉進去嗎?」是的... 我在市民大道上倒車,完成這趟驚險任務,隨後還看到評分下降了,可知我的心在淌血啊...

我必須要說,在我將近 100趟的 Uber 載客過程中,還是有不少相談甚歡的乘客,而這100多趟跑完,我的評分是 4.81星,但總共就只有1則乘客留言「司機先生謝謝你!」就單單這則留言,我感動到快飆淚,回顧1年多的小黃載運經驗,像這樣誠摯道謝的畫面幾乎天天上演,還不下好幾回。 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但聰明先進的科技、本意良善的評價制度,在沒有良好的教育與溝通下,卻很容易成為箝制對方的傲慢工具!



再做一次決定

這幾個星期試開 Uber,正好跨過降價與不降價的兩個週期,沒降價前我選擇當鴕鳥,認定租賃公司說的是真的,因為收入比起小黃高,又可以用自家車營業載客,還不用在街上到處繞! 但降價後,鴕鳥似乎願意睜開眼了,除了面對不符合時間與車油耗成本的數據,也因為新總統上任後,六都大力掃蕩 Uber,甚至媒體拍到稽查的畫面中,該名司機就是開著租賃牌尊榮車款的職業駕駛,甚至在鏡頭前出示了派車單,依然成了名人、吃了罰單!

我將這則新聞傳給租賃公司,他們要我別怕,儘管出去開! 我進一步追問「如果稽查人員看到司機或乘客手機裡的行程路線,那麼是否就算出據相關租賃車證明,也難逃法規懲處?」這回租賃公司沒法再理直氣壯的給我明確答案,只能跟我說「別怕,我們還沒有遇到這樣的案例!」

Uber 臉書社群還是有許多冒險犯難的死忠司機,繼續在刀口上謀生,也一邊指責著政府不求進步、不能接受新創產業,最常聽到的就是「新創當然是走在法規的前面,應該要修法讓 Uber合法!」或是「小黃素質那麼爛,早就該被 Uber 取代了!」甚至連「使用釣魚方式抓 Uber 是大開民主倒車」的言論都能發酵...

而殘酷的現況是,Uber 至今已被開了數千萬的罰單,據網路上被開罰過的司機所述,初期或許 Uber 有代繳罰金,但現在除了罰錢,還要吊扣牌照,且後期 Uber 持續打行政訴訟,就沒再聽過代繳罰金的具體案例... 有位司機真是說到心坎裡「Uber 要求我們提供良民證、無肇事證明,自己卻持續走在法律邊緣,持續做著投機的生意,還傻到降低車資,讓原本還有可能支持它的一群人也打退堂鼓!」

小黃龐大的司機群真的如此痛恨 Uber ? 真的如此排斥科技? 我知道的情況反而是加入車隊的的司機們,也同樣排斥車隊! 會繼續待在車隊,被種種規範限制、繳月費、貼廣告,為的只是可以不用盲目的逛大街找乘客... 相同的道理,加入 Uber 的司機,真的那麼擁護 Uber ? 真的這麼甘願把辛苦跑來的收入,就這樣被抽走 25% ? (註:計程車車隊抽成、月費佔收入約 6%,Uber 司機拿更低的車資,同時要被台灣 Uber 公司抽 25%)

事實上,當時 Easy Taxi 只打算跟小黃運將抽每趟車次10元,而現行的「呼叫小黃」則是完全沒有跟運將收費,兩套 APP 軟體都十分受到小黃司機的歡迎! 當車隊發現這樣的軟體搶走他們的市場,對使用軟體的運將也祭出「拆機」的殺手鐧,而運將們也樂得主動拆機退隊,換得更多的自由、減少更多的剝削...

透過媒體報導,可以看到有些民代、名嘴,甚至部落客,把 Uber 被政府大刀闊斧打壓的起因歸咎到計程車公會、計程車車隊... 沒錯,確實是公會與車隊帶頭抗議,但如果我上述的實際情況無誤,小黃運將們真的那麼容易被煽動? 他們真的有必要視 Uber 為妖魔?

試想... 如果 Uber 按現行的規章,成為與車隊相同的體制內平台,說白了就是另一支能被國家監督的「車隊」。站在專業、安全的角度,Uber 司機必須取得職業駕照與執業登記證。車身不是黃色,只能透過 APP 載客,不能載運路邊攔車的乘客。所有提供類似服務的「車隊」,包含 Uber 都以相同的車資向乘客收費... 這樣的情況下,司機要加入哪一支「車隊」、乘客要搭乘哪一種車輛,都變成公平的市場機制,是否抗議、反對的聲浪就會減少? 亦或消失?

Uber 確實是很棒的點子,也有許多小黃一直沒能作到的措施,好比如果有乘客喝醉嘔吐,司機只要上傳洗車收據,Uber 便可從乘客信用卡扣款給司機。又好比近期多了一項措施,司機抵達上車地點後,系統會開始計算等候費用,雖然沒幾塊錢,司機也能感動到痛哭流涕! 但原本已經被剝了一層皮的高昂抽成,現在又祭出深可見骨的調降車資措施,讓原本放手一搏、儘量不去正視法規的司機,也只能隨人顧性命...

我承認開著黑頭車確實比開小黃要來的有派頭,這種虛榮心實在是因為數十年來,小黃給社會大眾累積太久的負面印象... 我可以持續當鴕鳥,但只要我的良知還在,我也會清楚的知道,即使我已經有職業駕照、靠行租賃公司,在這個階段透過 Uber 賺到的每一分錢都不是那麼的心安理得。當然更無法理解受到多種監督的一群人,卻必須承受另一群不受監督的「同業」抬頭挺胸、以偏概全的嫌棄與訕笑...

6月5日正好屆滿租賃公司規定的一個月基本租約,我決定退租,也不再鼓吹老爸加入 Uber 了... 衷心企盼 Uber 能為自己、為乘客、為司機,找到一條大眾認同的路線,提供更公平、正義、便利的服務。在此之前,我也希望能在小黃這龐大的「分母」之上,當一個恪守本分的「分子」,至少讓乘客可以多一個機會說「其實也有很棒的小黃司機! 台灣的小黃持續進步著呢!」



令人鼻酸的後記

當初租車,Uber 還未降價,照理說司機應該不少,但系統顯示最近的要10分鐘,後來走出巷弄,到大馬路上攔小黃去租賃公司,車資185元。

車子歸還後,我又試了 Uber,司機在7分鐘之外的距離 (這當然不包含紅綠燈及塞車),司機千里迢迢來載我直達家門口,回程比去程多了好幾百公尺 (這也不包含司機繞一大圈到上車地點的距離)... 回程車資119元,扣掉 Uber 抽成25%,司機實拿89元。

對乘客而言,Uber 是不是對司機友善? Uber 是不是符合法規? 這都不是重點,因為便宜、因為舒適,乘客就會持續選擇它,而最終承受的,還是持續在刀口上討生活的司機...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背景與各自必須承受的生活壓力,這些司機不是甘願冒著風險、頂著訕笑跑 Uber,也許他們就是沒有能力考取執業登記證? 也許就是沒有辦法把現有的車子改成小黃? 也許就是還沒有找到另一條能夠替代 Uber 的辦法? 平台持續把車資調降,乘客可能會更多,而撥撥目屎繼續跑的司機也不會消失, 這就是令人鼻酸的供應鏈!

透過自身老本行的經驗,清楚 Uber 是如何操作媒體,無論正負面新聞,都能讓 Uber 用戶不斷的累積... 再反觀小黃的現況,一般而言上下班時間,路邊招車應該是很困難的,而今在尖峰時段卻看到計程車排班點大排長龍,客觀的評估,Uber 在幾次的降價、促銷後,沒有影響計程車5成的業績,至少也有4成的影響!

聰明的 Uber 靠著冗長的行政訴訟,讓政府單位無法有任何作為,小黃司機只能持續抗爭、只能用更長的開車時間,彌補被搶食大半的市場... Uber 司機則持續冒著風險、持續被剝削,政府、小黃司機、Uber 司機,只有三聲無奈...

轉運手的筆記本

附註:
這篇開箱文是2016年6月份撰寫的,環境、政策持續改變,內容自然也會與現況有所不同...
最近也有十分支持 Uber 的司機提到 新加坡、馬來西亞 已經合法藉以訕笑這篇開箱文的客觀性~
其實合法是我非常樂見的,因為我明白計程車產業有太多需要革新,也才會在一開始想建議父親改開 Uber ...
而下面的連結,確實提到部份國家讓 Uber 合法的實際情況為何,也藉此分享出來,以免又有司機被台灣 Uber 公司操弄,只給部份資訊,就讓「合法」輕鬆的掛在嘴邊。
簡單說,台灣政府並沒有要直接消滅 Uber,只是台灣的 Uber 沒能像這些往合法路線走的國家,願意改變一些必須的措施,只是持續挑起對立,把死忠的司機當成擋箭牌,最後承擔風險的還是開車的司機們!


2017-1-12 00:41 發表
這篇文真的很棒很中肯...
我覺得其實大家都可以好好看一下
其實UBER也沒那麼不好
有良性的競爭是好的
小黃這種既得利益被影響當然會不爽
指示該想辦法讓自己變得更好才是最重要的吧
2017-1-12 01:42 發表
這篇文還滿中肯的
尤其是兩個都當過的司機來講
肯定是能夠看得出箇中不同阿
一定是最中肯的沒有錯
只是現在計程車的問題真的大很多...
UBER真的可惜不繳稅了
2017-1-12 08:25 發表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