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加入我的最愛
「撐不下去了,妳要不要陪媽媽一起死?」將媽媽從鬼門關前拉回的她自白最沉痛的童年... 原文字已經很多,我就不贅述我的想法但看完感觸好深,更能懂那些家庭有一些困難的孩子們心中所背負的壓力與感受了...我相信原PO一定能熬過困境,也希望有相似遭 ...

「撐不下去了,妳要不要陪媽媽一起死?」將媽媽從鬼門關前拉回的她自白最沉痛的童年...

2017-12-3 21:18 發表
2017-12-03_210113.jpg

原文字已經很多,我就不贅述我的想法
但看完感觸好深,更能懂那些家庭有一些困難的孩子們
心中所背負的壓力與感受了...
我相信原PO一定能熬過困境,
也希望有相似遭遇的人都能堅強渡過!

(作者同意轉載)
----------
DCARD原文:家庭存款不到三千是什麼心情(文長)

最近感覺自己給自己的壓力越來越大,好像快爆炸了一樣,想了很久還是決定匿名到平台發洩一下自己的情緒,也可以看看不同人的建議想法。

雖然標題是最近得知的事情,但是我的壓力好像從以前就一直存在,我想把事情都一起紀錄下來,可能這樣從頭回顧一下想法也會變得不同吧。

我們家在幾年前變成低收入戶,家裡從小學時成為了單親,一直是母親在獨力扶養我和弟弟兩個小孩長大。

我的好友和師長大多知道這件事,好友們不知道的是,我家不是一成為單親就是低收入戶,而是單親了三四年以後才成為低收。

中間沒有申請低收的幾年,媽媽對我說那是因為我們家收入還足夠支撐,不用去申請那筆錢。

國中的時候我才知道,媽媽一直在酒店上班,月薪能夠有五六萬,我那時候覺得我媽媽好厲害,居然能一個人賺那麼多錢。

所以國中的老師問我媽媽的工作時,我直接告訴他了,老師的反應我大概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老師聽到以後笑了出來,然後對我說:「酒店的工作說得太好聽了啦,妳媽媽的工作就是妓女,才能賺那麼多錢啦。」

我那個時候整個人愣了一下,回答老師:「可是媽媽說她是在酒店端盤子,就是一般餐廳的工作啊。」

「妳媽媽是騙妳的,那是善意的謊言啦,不過我覺得妳還是要知道這件事啦。」

我回家以後覺得整個人有點受到衝擊,現在的我雖然不會對他人的工作有什麼想法,畢竟那都是別人的選擇,但是以當時國中的我受到的教育而言,會一直想著我們家是不是真的很困難,所以媽媽才要去做那種被大家唾棄的工作?

媽媽在酒店的工作一直是做夜班,晚上六點出門早上七八點回家,所以我們見到面的時間通常只有我放學後回家的十幾分鐘,早上很少見到面。

國中的時候我們家裡的成員一直很亂,除了媽媽和我跟弟弟三個人以外,還有偶爾會來家裡找我們的爸爸(已離婚),和負責照顧我們兩個小孩的奶奶(爸爸的媽媽)以及有段時間跑來我們家住的阿嬤(媽媽的媽媽)跟舅舅(媽媽的弟弟)

我放學回家問媽媽她的工作內容時,她一如往常的回答我:「就是簡單的送餐端盤子的工作啊。」

我問問題的時候被奶奶聽到了,在媽媽出門以後,奶奶就過來跟我說:「妳媽媽是在騙肖維,端盤子是化什麼妝?我跟妳講,妳媽媽就是那種腿開開躺著賺的女人啦!」

奶奶說的話都是台語,搭配她那種鄙夷的語氣重音,我幾乎已經習慣了她罵媽媽的話,即使我媽媽一個人獨力支撐著這個家的經濟、甚至還奉養著已離婚丈夫的母親,然而我就算知道這些,也沒有膽子去和奶奶反駁。

奶奶是很典型重男輕女的類型,一樣的事情我做了會被罵被打,弟弟做了只會得到一句「他還小沒關係」。

印象很深的是,有次吃飯時弟弟把我碗裡的肉夾走,我生氣的要夾回來,弟弟看到後就爆哭,奶奶發現後直接拿起一根很細的竹子開始抽我。

(我到現在還不知道那竹子要叫什麼,只知道那是她專門拿來打小孩的,因為這種竹子用力打下去,皮膚會被劃破出很多細小的血痕,但是一般打小孩的鞭子只有紅腫不會流血,她說那種不會痛會記不起教訓)

我記得自己被打的很痛,整個人閃躲到最後是抱住膝蓋躲在牆角,奶奶很生氣的說打妳還敢跑,不聽話的小孩就不用吃飯了。

接著我聽到碗摔到地上的聲響,我從膝蓋中抬頭,看到我的碗被她丟到地上,碗裡的飯菜整個灑出來,她在旁邊給弟弟重新夾肉順便告訴我這餐不准吃,等一下自己把地上的飯菜收拾乾淨。

等他們都吃完離開以後,我一邊哭一邊把地上的痕跡弄乾淨,弟弟拿著自己偷藏的糖果過來給我吃跟我說對不起,我流著眼淚和鼻涕把糖果吃掉了。

那時候好像是小學五六年級的事,我不太記得正確的年齡了。
打到這裡忽然又想到,還有件印象深刻的事情。

我和弟弟以前是睡上下舖的,我睡下面弟弟睡上面,那時候是夏天,很熱,冷氣很貴我們不能開,房間裡面有一台電風扇可以吹,但是每一次奶奶都把電風扇的頭調高只吹上鋪的弟弟,下鋪的我覺得非常熱。

「為什麼電風扇都只對上面?我睡下面很熱,不能輪流嗎?」 我的輪流是指電風扇一天對上鋪一天對下鋪,我覺得這樣比較公平。

奶奶聽到我的問句,她告訴我:「熱風都在上面,上面比下面還熱,所以電風扇要吹上面。」

我聽了以後覺得不相信,下鋪也很熱啊,但是電風扇還是每天只吹上鋪。

有次我問弟弟能不能交換上下鋪睡一天,我也想吹電風扇,弟弟說好,於是當天我們換了上下鋪。

奶奶看到我們交換了也沒說什麼,然後她調了電風扇,把電風扇的頭對準下鋪。

上鋪的我充滿了驚嘆號和問號,我問奶奶:「為什麼電風扇對下面?不是都吹上鋪嗎?」

奶奶對我說:「弟弟還小比較怕熱啊,妳幹嘛這麼小氣?」

我那時候好像有點爆發,語氣變得很大聲講了一些我現在已經忘記的話,我只記得最後我對奶奶吼了一句:「反正在妳心裡只有弟弟才是寶貝!!」

奶奶聽完後,也向我吼道:「對!弟弟才是我的寶貝啦!妳呢?妳只是一個垃圾!」

奶奶講話都是用台語,我到現在還能很清楚的回憶起「垃圾」的重音,雖然現在已經不會被這種謾罵的話動搖,可是當時的我,那天晚上是把自己整個埋進棉被裡面哭,哭了很久以後才睡著。

比較安慰的大概是,在奶奶走出房門以後,下鋪的弟弟偷偷的把電風扇調高對著上鋪,我邊哭邊語氣不好的問他在幹嘛,他只回答我他不會熱不用吹電扇。

我跟我弟那時候感情很好,因為在父母剛離婚的那一年,我被媽媽帶去別人家寄宿,弟弟則被奶奶留在家裡,我永遠記得分開那一天,我弟一邊嚎啕大哭一邊想往我們的方向跑,奶奶抓著他不讓他跑到馬路上,我則是跟媽媽坐在計程車裡面,我看著越離越遠弟弟和我的家流眼淚,身旁的媽媽告訴我她再也不想回來了。

寄宿在別人家那年我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自己是外來者,媽媽一個人住外面套房並找了酒店工作打拼,日夜顛倒無法照顧小學的我,所以只能把我托給她朋友照顧。

寄宿的家庭裡面有兩個小孩,一男一女,女生小我一歲跟我很好,男生和我同齡非常討厭我,以前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被討厭,長大以後回頭想才覺得應該是不喜歡自己家裡多了一個外人居住,甚至搶走妹妹的注意力。

小學三年級的男生討厭一個人的話,暗地裡的排擠手段也就那一些,大概是在父母看不見的情況下,對我罵三字經和比中指,偶爾會有罵我去死之類的,至少並沒有動手打人。

不過那個時候我真的不知道髒話和比中指的意思,對於去死這類的話語也沒有什麼認知,剛好因為轉學所以在新班級被孤立,也沒有朋友可以詢問這些知識(唯一的朋友他妹妹也只有小二,更不明白),所以也算是懵著過去了一年。

長大以後回想才知道那時候我是被班上同學孤立、知道男生罵我的髒話和中指意思,還知道了原來那時候寄宿家庭隔壁的鄰居媽媽非常討厭我,對著我罵了很多難聽的話。

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很可笑,班上同學和那個男生都是小孩,我不怎麼放在心上,但是鄰居的媽媽總對著我講一堆話,大概就是覺得我很髒、要小朋友們(包含那個小二妹妹)都不要和我玩。

以前一直覺得自己都有洗澡也洗得很乾淨為什麼都要說我髒,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我媽單親帶著我然後請寄宿家庭白白照顧,她覺得離過婚的女人很不要臉,我媽是她完全不想接觸的人、連帶其小孩也是同樣意味。

可是明明我媽每個月都會拿一萬塊給寄宿家庭,還不包含學費和制服什麼的,我的衣服都是我媽媽另外買給我的,不包含在一萬塊以內,一個小學三年級的孩子伙食費有多少呢?去掉伙食費以外其他全都是給寄宿家庭的,而且我從來沒請他們買零食給我,真的除了三餐和水電住宿以外就沒有別的開銷了(我是自己走路上下學的)

我不是白白在別人家蹭吃蹭喝,但是卻被罵得好像寄生蟲一樣難聽,當年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免費住在別人家所以感覺很羞愧,被罵也覺得對的我就是一個乞丐,簡直自卑到可憐。

甚至寄宿家庭的母親(我媽媽的友人)其實也大概都知道這些事,但是她完全沒有任何反應,像默許一樣,可是跟我媽媽見面時還是很親切的互相談天,我一直覺得自己在白吃白喝,所以從來沒告訴過媽媽這些事情。

那一年我心裡一直感覺自己像個乞丐、像個不該存在的東西,很希望自己不要出生,有好一段時間直到國中以後我都是這麼想的。

忍不住越打越激動了……我平復一下心情,有時候壓力大我就會開始回想一些童年經歷,會覺得那時候遇到這些問題就算有那些不好的想法都沒事了,現在也會沒事的過去吧。

對了,和奶奶一起住的日子都是父母離婚、過了一年的寄宿生活以後,我和媽媽又搬回家裡的時間。

所以經過了自卑的感覺自己是個乞丐、過一年後好不容易回到家裡的寄宿生活,以為終於能有歸屬感時,又被奶奶的重男輕女給打擊到,那時候真的覺得很想很想消失。

因為時間順序不太對,可能會讓人看得有點亂,不過我是打一打想起來就接著紀錄,所以大概閱讀觀感不是很好, 先道個歉。

說回和奶奶居住的這段時間,那時候爸爸偶爾也會回來,有時我被奶奶打或者罵的時候,我會找媽媽或者爸爸告狀。

媽媽的話,她會告訴我多忍耐,她也不想我受苦但是她沒辦法,工作的關係讓她日夜顛倒沒辦法照顧我們,媽媽的壓力非常大我一直都知道,她那段時間有憂鬱症和躁鬱症,身體情況也不是很好,我每次都看得到她拿了一堆的藥片往嘴裡塞。

有時候她放假在家,會帶我們出去玩,等到玩完回來,她會在房間開始喝酒,她和我爸喝的都是高粱,她說過她的酒量很好,但是在我眼裡他們兩個酒量都不好。

她喝酒的時候通常是半夜,那時候我和弟弟已經睡著了,她會到我們的房間來把我叫醒,一邊哭一邊問我能不能聽她說話、她只剩下我了,我會睡眼朦朧的邊安慰她邊到她房間看她喝酒。

「我的壓力好大……好想死,但是你們兩個都還小,我怎麼辦?我不能倒啊。」

媽媽緊緊抓著我的肩膀,力道很大,我通常脫下衣服後能看到上面的一點瘀青,因為距離近所以我能聞到濃重的酒味,那時候我小學六年級,我會拍拍媽媽的背,緊抱住她,告訴她謝謝妳,我愛妳。

「為什麼我這麼辛苦?為什麼……」媽媽會緊緊的回抱我,我能感覺到衣服上濕了一片淚水,雖然被大人的力道緊抱到很痛,但是我知道不能表現出來,所以我會很安靜的拍著媽媽的背,聽她說好多好多事情。

「妳知道嗎?妳爸爸留了好多卡債,全部都要我還!」
「我如果不努力的話,我們連家都沒有了!我不想帶你們兩個睡公園,妳也不要睡公園對不對?」
「可是活著又很累,我還有你們兩個,我不能倒……」

大概一個月兩三次,媽媽只要在家裡喝酒,就一定會抓著我開始訴苦,通常會到半夜兩三點,最晚的是四點半,那時候我隔天還要上學,不過我知道媽媽比我辛苦多了,所以我都是安靜的聽著她說話。

只有一次讓我害怕到,那時候我不知道媽媽是不是受到什麼刺激還是打擊,那天半夜,她抓著我的手從椅子上起身,走到房間的窗戶旁邊,要我看一下高樓下面的美景。

「我們家在七樓啊……很高對不對?」媽媽轉頭緊盯著我,眼睛瞪得很大,抓住我的手異常大力,我能感覺到手背被她的指甲劃傷了。

「我知道妳很懂事、很聽話……」媽媽很溫柔的對我這麼說:「媽媽撐不下去了,很想死,我直接跳樓好不好?」

我嚇到了,伸手抱住媽媽,不斷搖頭,但是當時的我不知道這種時候怎麼開口比較好,所以一直安靜的搖頭。

「為什麼不要?我有保險啊,有保險的話跳樓了你們也會有錢可以拿……」

媽媽看向窗外很久,沉默著一直盯著外面,我很怕她會直接打開跳下去,所以一直緊抱著她。

「還是,妳要陪媽媽一起死?」

我被這句話嚇傻,我看著媽媽,媽媽低下頭看向我,她很溫柔的說:「活著太累了,我們三個一起死好不好?媽媽只有你們兩個了……一起死好不好?」

我只記得那時候我被嚇到哭了,一邊抱著媽媽說我愛妳我們都不要死掉好不好,一邊流著眼淚又不敢哭太大聲,我很怕弟弟被我吵醒,他一直都不知道媽媽半夜時會壓力大到一直喝酒。

「妳真的愛我嗎?爸爸和媽媽妳愛哪一個?我只有你們了,可是你們還有爸爸啊。」

我哭著說我只愛媽媽,我也只有媽媽和弟弟,很晚了我們睡覺好不好、我們一起活著好不好?
媽媽沉默了一下,她跟我說了對不起,後來我們就一起睡著了。

那天我沒有回我房間睡覺,而是睡在媽媽房間,我很怕我一教醒來發現媽媽已經跳下去了,所以一直緊抱著媽媽入眠。

媽媽會跳樓這件事對我來說是真的會發生的,實際上我有幾次半夜驚醒時發現她一個人坐在窗戶旁邊看著樓下發呆,嚇得我抓著她回床上睡覺。

那段時間只有我知道這件事,奶奶雖然說是跟我們住一起,但實際上不算住,她是早上來我們家載弟弟上學(我自己騎腳踏車上下學),放學載弟弟回家順便幫我們做晚餐,吃完晚餐整理一下後大概九點十點她會回去二伯家洗澡睡覺,二伯家有另外兩個小孩,她等於是同時照顧四個小孩。

媽媽的壓力大我很明白,所以通常奶奶如果打我或罵我的話,我大多還是找偶爾回來的爸爸告狀。

爸爸一般會告訴我:「奶奶的個性就那樣妳也知道,妳就不要頂嘴,她罵完就會安靜了。」

雖然是些對我沒什麼幫助的話,但是為了安慰,爸爸就會帶我和弟弟到夜市去玩。

有段時間我們常常晚上跟爸爸出去夜市,爸爸會跟他的朋友在攤位上喝酒聊天,我和弟弟一人拿一百元在夜市裡面找東西玩,那種自己有拿到錢可以玩想要玩的遊戲的感覺真的很開心。

那個時候我們沒有什麼酒駕的觀念,應該說就算有我們也不敢糾正爸爸,所以玩完夜市以後,爸爸會一身酒氣的開著車在馬路上飆著回家。

我最討厭的,就是喝醉酒的爸爸。

爸爸和媽媽都喜歡喝酒,所以我是從小看著他們喝到大的,然而每一次只要喝了酒,幾乎都是個惡夢。

沒有離婚以前,他們還住在一起,晚上時兩人無聊就會一起喝酒,接著已經睡著的我會聽見客廳傳來的吵鬧聲,接著是摔東西的聲音,還有很多我聽不懂的謾罵話語。

如果聽見了這種聲音,我就知道,爸爸又會開始動手打人了。

小時候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聽到聲音的時候會走出房間看向互打的兩人,我會看到媽媽滿身的瘀青,臉上會腫成一片,因為爸爸喝醉時最喜歡搧人耳光,我還記得看到媽媽嘴旁流下的血我很害怕,媽媽則是會輕聲的告訴我她只是咬到嘴唇。

有幾次媽媽被打到躺在地上時,我會哭著抱住媽媽,我不敢去抱一身殺氣的爸爸,地上是兩人爭執時摔破的玻璃杯,爸爸一臉冷漠的看著哭到沙啞的我,最後會發洩情緒的罵了幾句髒話、或者把旁邊的電風扇拿起來摔,之後再搖晃著腳步走進他的房間睡覺。

我每次回想起爸爸家暴的場面,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慶幸,慶幸他就算喝醉了也從不打我和弟弟,他會打的只有媽媽,打的像是上輩子的仇人一樣,把媽媽打進醫院好多次。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很該死,因為我爸沒有喝醉時,真的就是典型的好父親,他會帶我們去玩,還會將我背起來讓我看到高處的風景,會牽著我的手擔心我走丟,每一次和他說話,他都會說最愛我們了。

我想也許是每次他喝醉時,那種暴力的拳頭從來沒有落在我身上,我沒有親身疼過,所以沒辦法理解媽媽每一次的傷到底有多嚴重,因為沒有被打過,所以才會覺得,我一樣很愛我爸爸。

有一次我忘了什麼原因,是他們離婚以後我小學六年級的階段,媽媽那時候有幾天不住家裡,所以爸爸就來住家裡了,晚上的時候他還是喝酒,我看到他喝酒時其實沒有多害怕,因為他就算打我媽打到住院,也從來沒打過我和弟弟。

我本來以為就是平常這樣,但是他跟媽媽一樣,在半夜喝酒到一半的時候把我叫醒了。

那時候半夜一點,他跟我說他想吃東西,我本來想煮泡麵給他,結果他叫我騎腳踏車出去買鵝肉給他吃。

很萬幸的我騎車出去沒遇到什麼事,只是想起來一個小六生半夜一點騎腳踏車出門買下酒菜的事,覺得很詭異。

後來我回家告訴他店家都關了,他沉默了一下後,問我能不能陪他聊天。

我想起媽媽半夜時都會邊喝酒邊向我訴苦,因為已經有經驗了,所以我很乖巧的點頭,準備當一個安靜的聽眾。

其實爸爸半夜和我訴苦大概只有兩三次而已,所以記憶不像媽媽說的話那麼深刻,我記得最清楚的,就是我爸邊喝邊哭,他沙啞著嗓子告訴我他很後悔。

「我也很想回到以前啊……以前討債的時候多好賺?我一天都可以花十幾萬!」

我爸以前是做地下錢莊的,但是這些事我都是很久以後才知道的了,以前聽我爸這樣講的時候,我還想很久討債到底是什麼意思,直到好久以後我媽才告訴我,這個人是混黑道的。

「你們一定都比較愛妳媽媽對不對?」

我還記得爸爸抓緊著我的肩膀,一邊流眼淚一邊這樣問我,他抓著我的肩膀很痛,就像媽媽失控時緊抓的力道一樣。

「我都跟XX在一起,你們都跟妳媽媽在一起……所以妳不愛我了對不對?妳比較愛妳媽媽對不對?」

他說的名字是他那時候的女友名字,那時候我聽我媽媽說,他的女友已經懷孕了。

「爸爸,我最愛爸爸了。」
我回抱我爸,用給我媽媽一樣的鼓勵安慰他,雖然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但是我現在還是記得,每一次抱著爸爸或媽媽說這句話的時候,我都是面無表情的。

同樣的話說多了就麻木了,其實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當時的我到底更愛哪一個,現在一定是選媽媽,但是那個時候的我,我真的不清楚自己心裡是怎麼想的。

還有好多事情沒紀錄到,但是已經六千多字了,我想先休息一下等等繼續打,太沉浸在回憶裡面了有一點難過,現在跟以前比起來已經好很多了,家庭成員只剩很單純的媽媽和弟弟跟我而已。

還有一些事沒記錄完,我想好好的把以前印象深刻的事情都打出來吧,雖然還沒打到標題的部分,標題的三千元是最近我媽告訴我我才知道的,又因為一些事整個人變得有些負面,回想到過去的經歷又更負面了,有種這輩子都不會好起來的感覺XD

我不知道這麼長的文章會不會有人看完,其實把這些記錄放上平台就好像是討拍一樣,不過我想了一下,大概就是討拍沒錯吧,人在負面的時候都會變得有點脆弱,所以我才不斷回憶過去難過的事情,想讓自己明白現在也會過去。

※更新※

很感謝大家的留言,我很想一個個回應,不過留言數量真的超乎我的預期了,有點嚇到,全部回覆完的話可能需要很多時間,所以我沒有像昨晚說的一個個回覆,很不好意思,但是每一個留言我都有看,全部都看完了,很謝謝你們留下的文字。

比較難過的是,雖然我一直都知道社會上還有其他更加弱勢甚至不幸的家庭,但看了留言以後才發現這樣的家庭真的不少,辛苦你們了,願我們都能擺脫那些陰影,真正坦然面對往後的人生。

下面我回覆一些有疑惑和幫助的留言,我是看完以後回覆的,不過不確定會不會有漏到的部分,如果有沒回答到的部分,再麻煩留言告訴我一下:

關於薪水的部分:媽媽是在單親以後做酒店工作,後來遇到一些事情所以辭職了,但是媽媽只有國中學歷,只能找到22K的工作,真的沒辦法養活我們三人,所以從酒店辭職以後,我們才申請低收輔助的。

關於搬家的部分:為什麼媽媽不帶我們直接離開這個家?我之前也問過我媽媽,原因是現在的家是我弟出生那年購買的,分期貸款三十年,除了頭期款我爸和奶奶有出以外,之後的貸款幾乎都是我媽在繳的,唯一的慶幸是房子是我媽的名字,所以她不願放手,但也因為這點,所以申請低收的時候受到很多阻礙。

關於轉載的部分:答案是可以的,畢竟都是匿名,我不太擔心會被認出來XD所以想轉載的人可以直接轉載沒問題的。

關於捐款的部分:其實,我們家成為低收以後的這幾年已經有申請很多政府補助了,現在都是基本可以維生的狀態,很感謝想幫助的人的心意,不過社會上還有很多比我們經濟還拮据的家庭,如果真的想出一份心力的話,請捐款給相關單位吧,能夠幫助更多不那麼美滿的家庭。

關於輔導的部分:有的,因為家庭特殊,所以國高中的時候通常老師都會叫我去輔導室諮商,國中時候我會跟信任的輔導老師談心,不過有一次意外知道輔導老師和其他科任老師說「這個小孩很可憐」並把我的事情講出去以後,會有種感覺好像別人都投來憐憫的目光,忽然覺得自己很悲哀,所以之後都是簡單描述一下父母離婚,很難再多說什麼了。

關於發文的部分:其實與其說發文的用意,不如說就是一種想取暖的心情……?老實說用意之類的我沒有特別想過,我自己平常就會用文字記錄日記,只是我盡量讓自己都只紀錄快樂的事情,平常在社群網站也都是以歡樂的發文為主,因為不想讓親近的人看到負面的文章,但是又希望能有人能夠聽我說一下這些經歷,所以才匿名到平台上發文。而且面對面的交談其實我不是很擅長,我還是喜歡用文字表達想法。

關於打工的部分:我從高中畢業滿十八歲後就有打工緩解家庭經濟了,每一個寒暑假都有打工,等大三以後課沒那麼多時,平日也開始打工,直到現在大四保持著半工半讀,面對了未來的經濟問題,這才是我會想發洩負面情緒的原因。

還有,好多留言給了我「堅強、成熟」等等的評價,坦白講我看得很心虛,這些評語從小到大也有好多大人和老師這麼對我說,然而我自己心底明白,其實我只是對這些經歷感到麻木,所以才能偏平淡的敘述往事。

用一般同齡人給我的評價,講好聽點是「安靜內向」,難聽點是「孤僻自閉」,我不是真的那麼厲害,如果真正能理解自己的處境並想要改變的話,應該要更加能學會人際相處,並且能在交談中取得他人的信任,但是我沒有,我只會縮在角落,得到大人的一句「這個小孩很獨立,不哭不鬧」的評語。

我有幾個真心相交的朋友,在她們面前我能大鬧大笑,但是隨著年紀增長,我發現我對於陌生人越來越難以深交,導致朋友圈就這樣停留在國高中,再也沒有成長。

這是我很大的缺點,也不是發個文章看了鼓勵的留言就能改變的,很多事情只能依靠自己,但是一直沒有成長的我容易讓自己感到焦慮甚至自我厭惡。

我有時候會感慨,幸好自己還有基本的語文能力,能夠好好的將這些經歷給紀錄下來,算是另外一種發洩的管道。

結果我把上面的部分打完就過去一個多小時了XD
應該說留言數讓我有點驚訝,很謝謝你們每個人的回應,其實看到這樣有種不知道該怎麼繼續打才好(本來以為字數太長不會有太多人閱讀的)

現在這種被關注的感覺,反而不太清楚要怎麼接著記錄了,有點緊張,我可能還是比較習慣藏在角落的感覺吧。

很多人問我「現在過得如何?」,其實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主要是因為現在的我陷入低潮,才開始回憶不是那麼好的童年,想以此來勉勵自己向上。

發文也可能是因為想看到那些正向的留言吧,雖然過去的經歷都是真實存在的,但畢竟那都已經是「過去」了,所以其實也感覺自己像在消費以前的悲劇博得關注一樣,真的得到關注以後又感到了自我厭惡。

我不太確定該怎麼結尾,大概就這樣吧,我剛才對著空白的文檔發呆,雖然昨天的我還想著今天接著紀錄,但是到了今天反而不知道要怎麼接手了。

我是真的很沒用的,這句不是討拍,而是我對自己的評價。

我理想中未來的我,是能散發著自信氣質、不畏懼難題,即使面對困境也能勇於面對的自己。

但是現實是,我連試著挑戰的毅力都沒有,所以真的沒什麼值得欽佩的,唯一能自傲的點,大概就是膽子小到即使想消失、也沒有勇氣尋死這點吧。我是真的想好好活著,即便是苟延殘喘。

熱門討論

2017-12-4 12:57 發表
不知道能不能幫上你
如果想解決經濟困難
我們可以提供一些方式
我們在網路創業 正當的
也許你有興趣了解
曾經遇過遭遇跟你有點像的創業家
現在變得很不一樣
2017-12-9 11:20 發表
只能說價值觀跟有些想法某些時候需要慢慢修正
但韌性會遠大於一般平常人很多到真的
2017-12-10 11:12 發表
好令人難過的一篇文
希望原PO能振作好好走出來
也能勸媽媽一起振作起來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