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加入我的最愛
[真實鬼故事經驗] 雲南苗族的老闆媽解釋「蠱術」 本文轉載自(Olala)看板marvel標題[經驗]解割時間ThuNov(ㄒㄧㄝˋ)割」兩個字老闆媽說這隻蟲子以螳螂的態勢為摹本用來分割那些信者恆信的物事靈體、魂魄、精怪、 ...

[真實鬼故事經驗] 雲南苗族的老闆媽解釋「蠱術」

2018-6-13 18:43 發表
螢幕快照 2018-06-13 18.41.37.jpg


本文轉載自https://www.ptt.cc/bbs/marvel/M.1448469552.A.CBC.html
作者同意轉載

作者 iGao (Olala) 看板 marvel
標題 [經驗] 解割
時間 Thu Nov 26 00:39:07 2015
───────────────────────────────────────

老闆媽「最後一夜」談話的部分內容

那天很晚
在場所有人突然都不說話了
老闆媽緩緩啜飲一口杯子裡的茶
開始說了些彷彿是另外一個時空的東西

一定會有人來找碴質疑
我只能說信者恆信
不信者隨便你
以下的內容只有眼睛看耳朵聽然後照實紀錄而已
沒有證據

----

老闆媽開頭就跟大家說
世界上已經沒有「蠱」這種東西了

在以訛傳訛的情況下
大家都以為將一堆蟲子養在一起
讓它們互相殘殺
最後剩下的那隻就是蠱
不能說錯
不過這是將頭尾掐出來的說法
把中間最重要的「煉」被省略了

沒有「養蠱」
只有「煉蠱」

坊間流傳的那些傳說其實就只是在養蟲子
沒有煉製過不會化為蠱

我:「姥姥,蠱要怎麼煉?」
老闆媽:「我不會煉。」
我、女一:「啊?」

老闆媽說她不是蠱師不會煉蠱
很久以前身上有一些蠱卵
那是當年離開家鄉之前她小妹給的

而在開放後回鄉去了解
那些會煉蠱的蠱師在文革的時候都被紅衛兵批鬥處決
包括小妹也是被抓上台綑綁批鬥後凌虐至死
所以說
理論上「蠱」已經在這個世界上絕跡了
...

老闆媽:「這些地方性的玩意兒再強,也鬥不過紅衛兵。」

----

在家鄉的村子裏面
蠱師都是女子
老闆媽的二姊跟小妹就是蠱師
但是老闆媽所學的其實更偏向巫術
一種有蠱師風格的巫術
借用不同蟲子的形象與模擬態勢來處理問題
而不是實體下蠱

除了手部舞動的模擬之外
老闆媽還有好幾支手環
有點像是法器
上面都有刻著一隻蟲子
還有兩個字寫著這隻蟲子的態勢
「解割」「蠻撞」「輾嚼」「摶拍」「羅罟」「相印」「揚勢」「鉗夾」等等
以及有幾支上面的字是罕見字又磨損嚴重
無法解讀

----

那是一支刻著螳螂般蟲子的手環
上面寫著「解(ㄒㄧㄝˋ)割」兩個字
老闆媽說
這隻蟲子以螳螂的態勢為摹本
用來分割那些信者恆信的物事
靈體、魂魄、精怪、意念
依照個人的信仰環境有不同的稱呼

分割過後要驅趕或是拔除會比較不耗力
就某方面來說跟實體的東西其實相當類似

我:「那時候聽師公祖說你跟姥爺第一次見面就有類似情況。」
老闆媽:「唷?小老道還記得啊?」
我:「啊還有,那時候玲玲的問題是不是也是這樣處理的?」
老闆媽:「看不出來小饕的記性也不賴啊!(笑)」

師公祖、小老道:老高人
小饕:我

----

玲玲是一個很可愛的小女生
當時才幼稚園畢業
住在老闆家斜斜斜斜……反正很斜的斜對面

事情發生在升小一的暑假
玲玲的父母帶她回去看外公外婆
結果外公家對門正在辦喪事
事主是在不瞑目的狀況下猝死的
玲玲一個小朋友什麼都不懂
亂跑闖進人家靈堂
結果就衝到了

隔天下午玲玲回到家才出現狀況
不停的哭鬧冒冷汗
頭胸發燙但是四肢冰涼
眼球以很不正常的速度亂轉

玲爸媽很著急
正在聯絡看看有沒有誰能幫忙處理
老闆媽就帶著我跟老闆一起來了
那時候我正在跟老闆連魔獸三的玩家自製地圖Footman
老闆媽突然跑到工作室把我們兩個叫下去

老闆媽叫玲爸媽拿浴缸來放了一缸熱水
讓玲玲泡在裡面
又叫我跟老闆一人一邊輕柔但是牢固的壓制小女孩

老闆媽站在前面
玲玲泡在水裡靜靜的沒有哭鬧
但是眼珠子還是一直在亂轉

老闆媽在右手套上幾個手環
手掌舞成一個奇怪的姿勢
左手撫著玲玲的額頭:「乖玲玲,玲玲乖,姥姥一下就幫妳治好喔!」

老闆媽的右手擱在玲玲左頸部
這時候玲玲開始躁動
雙腳亂踢亂踹
上半身傳來力量扭動晃動
似乎想要掙脫逃出這個浴缸

我跟老闆很有默契地加大力度
牢牢壓制著浴缸裡的小女孩

這時候老闆媽的右手在玲玲左頸部劃了一下

玲玲開始尖叫並且動得更大力

然後移到右肩直直再劃一下
移到左肩然後從左肩劃到肚臍下方
移到右腹橫著劃到左腹
移到兩邊大腿鼠蹊部各劃一下
移到左肩橫著劃到右肩

老闆媽每劃一次就會在附近部位拍一下
像是左肩到肚臍那一劃結束後拍了一下胸口
右腹橫著到左腹那一劃結束後拍了一下下腹
鼠蹊部劃完各拍一次拍膝蓋

最後從右頸順著脖子的弧度劃到左頸
拍了一下左頸之後
玲玲尖叫停止
嘔吐
接著大哭

老闆媽將玲玲抱起來也沒擦乾
拍著背安慰著小女孩
老闆媽:「玲玲乖,玲玲好棒,沒事了沒事了,姥姥給妳糖糖吃喔!」

後來老闆媽說
玲玲是被那個喪事事主的惡意給纏上了
年紀還小活力四射卻又沒有一般常識跟防衛意識
正是容易被侵襲的狀態

當時已經被纏得很黏很緊
如果再遲個半天就沒辦法徹底分開
不付出點代價的話玲玲這輩子都得揹著那位事主的業活下去

即使是老闆媽處理當下
整片整團的惡意也很難完整乾淨的拔除
於是就將目標分割
小片小片的拍散掉

----

老闆媽:「那時候我戴著的第一支手環,就是你手上那支。」

刻著螳螂與「解割」的這支

----

那一晚當然不只說了這些
還有其他的
要貼在這也可以
但是要想想該怎麼貼比較容易看
這篇就先這樣

--


熱門討論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回頂部